霍彥兵與中國長江航運集團南京金陵船廠 工資、工傷保險待遇爭議一案
您當前的位置:  云鼎娱乐场投注    經典案例
經典案例
  •   經典案例

  • 霍彥兵與中國長江航運集團南京金陵船廠

    工資、工傷保險待遇爭議一案

    周春蕾


    【案情簡介】
      霍彥兵是1991年進入中國長江航運集團南京金陵船廠(以下簡稱金陵船廠)從事電焊、打磨等工作,起初雙方未簽勞動合同,2008年1月1日,霍彥兵與南京友誼船舶修造有限公司簽訂二年期限勞動合同,合同到期后雙方又續簽四年期限勞動合同,工作地點和工作內容仍與2008年之前一致,2011年3月1日,金陵船廠與霍彥兵簽訂終止期限為2016年2月28日的勞動合同,并依法繳納了社會保險。2013年9月16日,金陵船廠安排霍彥兵等員工進行有害作業健康檢查,同年9月22日檢查結果顯示霍彥兵的雙肺紋理增加,醫生建議霍彥兵去職業專科門診。2014年9月23日,霍彥兵申請職業病鑒定后,南京市職業病防治院出具了無塵肺的診斷結論;然而,同年10月20日,霍彥兵在鼓樓醫院做胸部穿刺檢查后做出的病理診斷卻顯示,其符合焊工塵肺組織學改變;霍彥兵又向南京職業病診斷鑒定委員會申請職業病鑒定,同年11月21日,霍彥兵的職業病鑒定因金陵船廠拒絕提交鑒定費用而被迫中止,直到單位提交鑒定費用后職業病鑒定程序才重新啟動,2015年7月29日,南京市職業病防治院出具的診斷結論為:職業性接觸粉塵觀察對象,處理意見為每一年復查一次,觀察期5年;2016年5月,霍彥兵又要求進行復查,2016年6月27日,南京市職業病防治院出具了與原來的一致的的診斷結論;此時的霍彥兵,已經明顯感覺病情加重,經常自覺胸悶和呼吸困難,遂又申請市級職業病鑒定,2016年12月9日,南京市職業病診斷鑒定委員會出具的鑒定結論仍為無塵肺。面對接二連三的打擊,霍彥兵在絕望中申請了省級職業病鑒定,2017年3月22日,他終于迎來了曙光,江蘇省職業病診斷鑒定委員會最終出具了職業性電焊工塵肺壹期的鑒定結論。同年5月31日,霍彥兵因患職業病被認定為工傷,7月12日,勞動能力鑒定結論通知書顯示致殘程度為四級。
      在霍彥兵長達三年的申請職業病鑒定期間,金陵船廠于2014年12月3日以書面通知形式告知霍彥兵,將調整其工作崗位,理由是霍彥兵雙肺紋理增加,需要到職業病門診定期復查,不適宜從事船舶裝配工作,由于霍彥兵堅決不同意轉崗,金陵船廠遂扣發了其當月工資,霍彥兵被迫在轉崗通知書上簽字,2015年1月,霍彥兵轉崗從事吊車司機工作后,金陵船廠才補發了霍彥兵2014年12月的工資;霍彥兵被迫調崗后,工資水平出現了大幅度的下降,不僅使其難以維持正常的生活和治療,而且影響到其社會保險的繳費基數。當霍彥兵以為自己的事情終于塵埃落定,卻在申請工傷保險待遇時發現,工傷保險基金只能按照現有繳費基數核準工傷保險待遇,霍彥兵長期以來身體和心靈上積聚的傷痛終于爆發,將金陵船廠訴至勞動仲裁!
    【代理意見】
    我方認為:
      第一,金陵船廠應當支付霍彥兵2015年3月至2017年5月的工資補差。
    首先,霍彥兵從2013年9月檢查結果顯示肺部紋理增加,醫生建議進行職業專科門診,到2014年10月鼓樓醫院的病理診斷其符合焊工塵肺組織學改變,再到屢次申請職業病診斷和鑒定的連續過程來看,霍彥兵2014年10月就被確診為塵肺病,且病情與其在金陵船廠所從事的焊工工作有直接關聯。
      其次,調崗屬于對勞動合同的重大變更,即使針對普通員工,也應與其協商一致方可實施,何況是特殊的職業病人?金陵船廠提供的變更崗位告知書上雖有霍彥兵的簽字,但由于金陵船廠既不給報銷醫藥費,又扣發12月份工資,霍彥兵的生活被逼至絕境,才無奈同意調整工作崗位的安排,這不是其真實意思表示,銀行卡交易明細可以印證該事實!
      再次,金陵船廠在庭審中陳述是依據《職業病防治法》,從霍彥兵的健康出來,為其調離有毒有害環境,但事實上,最后的省級鑒定結論是職業性電焊工塵肺壹期,這么嚴重的病情是日積月累的結果,足以說明調崗后職業病的發生和職業危害程度也并未減弱;
      最后,《職業病防治法》57條第三款規定:用人單位對不適宜繼續從事原工作的職業病病人,應當調離原崗位,并妥善安置。即使霍彥兵在變更崗位告知書上簽字,也僅僅是對變更工作崗位的協商一致,對調崗后的勞動報酬并未協商一致,金陵船廠自2015年3月起大幅降薪,顯然不是妥善安置!白血病病人在當時情況下是不適宜工作的,也造成易某健康繼續惡化。即使易某可以上班,但法律并沒有規定需降低易某的工資。由于易某患了職業病,造成了工作能力的降低,這種能力的降低是某公司造成的,應由其承擔。
    第二,金陵船廠應當支付霍彥兵工傷保險待遇差額損失。
      金陵船廠提出:工傷認定書上職業病確診時間是2017年3月22日,故此只能以此時間點來計算工傷保險待遇。我方認為,職業病與普通突發事故工傷不同,從出現病癥到被確診有一個漫長的期間,因此應以其患病時間點來計算工傷保險待遇。本案中,金陵船廠發現霍彥兵的身體異常后,即將其調離原崗位,之后霍彥兵一直在申請職業病鑒定、重新鑒定,最終的鑒定結論也是構成塵肺一期,這個日期顯然只是確診日期,并非患病日期!依庭審中金陵船廠的陳述,調崗是將霍彥兵調離了有毒有害環境,可以推斷如果調崗之前未患職業病,調崗之后更加不可能患職業??!而我方提供的2014年10月鼓樓醫院的病理診斷,可以證實霍彥兵患有塵肺病的時間,此后病情一直存在且在不斷加重,故職業病起算點應當為2014年10月。
      金陵船廠認為:霍彥兵的工傷保險待遇降低的原因是,工傷認定機構在工傷認定書上載明的事故發生/職業 病診斷時間有誤,故此應由工傷認定機構來承擔責任。我方認為:金陵船廠以《職業病防治法》為依據,先是安排霍彥兵調崗,隨后又降低其薪資待遇,直接導致了霍彥兵社保繳費基數的大幅下調,進而影響到工傷保險機構核定的工傷保險待遇,因此,金陵船廠未經協商一致的降薪,才是霍彥兵的工傷保險待遇降低的根本原因,應當承擔由此引起的工傷保險待遇差額損失!
    第三,金陵船廠應當支付霍彥兵精神撫慰金。
      《職業病防治法》58條規定:職業病病人除享受工傷保險待遇外,依有關民事法律,尚有獲得賠償的權利的,可以向單位主張賠償。本案中,霍彥兵為什么會患職業???金陵船廠在管理上是有一定疏漏和責任的,霍彥兵在庭審中提出:勞動合同從未提示過他們從事的是有毒有害工作!工作場所也沒有設置過相應的警示標志!他們既沒有進行過安全上崗培訓,工作中也沒有相應的勞動?;ご朧?!霍彥兵不幸得了職業病,現在的他走路、做事、甚至呼吸都很困難,而他的生命也將因此大大縮短,除了這些生理上的損害外,他的心理上也產生恐懼、不安、憤怒、焦慮、悲傷、抑郁等不良心態,故此,其精神損害賠償請求理應得到仲裁庭的支持。
    【裁決結果】
    仲裁裁決:
      一、被申請人中國長江航運集團南京金陵船廠一次性支付給申請人霍彥兵2015年3月至2017年5月工資差額55148元;
      二、對申請人霍彥兵的其他仲裁請求,本委不予支持。
    【裁判文書】
    裁決文書:
    仲裁認為爭議焦點:
    一、金陵船廠2014年12月對霍彥兵的調崗,是否合法?
    二、金陵船廠2015年3月起降低霍彥兵工資待遇,是否合法?  
    三、霍彥兵的工傷保險待遇降低,金陵船廠有無責任,是否應當支付工傷保險待遇差額損失?                          
      針對第1爭議焦點:2013年9月22日,霍彥兵的體檢結果為雙肺紋理增加,醫生建議定期進行職業專科門診,2014年12月,金陵船廠從霍彥兵的身體健康和職業病預防要求出發,主動提出調整其工作崗位,并為其提供了5個待選崗位,得到了霍彥兵的簽字同意,應當屬于雙方協商一致變更工作崗位情形,本委認為并無過錯。但從霍彥兵最終的職業病鑒定結論“職業性電焊工塵肺壹期”和傷殘等級“四級”來看,調整工作崗位、改善工作環境,并未減弱霍彥兵職業病的發生和職業危害程度,并未真正實現有利于勞動者的調崗目的。                           
      針對第2爭議焦點:金陵船廠并未與霍彥兵就調崗后的勞動報酬協商一致,霍彥兵調崗后,雖然工作環境和條件較之前有較大改善,但工資收入卻出現下降。金陵船廠辯稱,工資系按崗變薪變原則,參照制定的工資分配方案和考核辦法發放。但從霍彥兵的職業診斷和鑒定過程來看,他一邊在新崗位工作,一邊申請職業病診斷鑒定,并未出現缺勤或曠工等違紀情形,本著公平合理原則,不應降低其工資待遇。                                  針對第3點爭議焦點:金陵船廠已為霍彥兵繳納了雙方勞動關系存續期間的社會保險費用,霍彥兵的工傷待遇已由社會保險經辦機構核準發放,故對于霍彥兵要求金陵船廠補發工傷待遇差額的請求,缺乏法律依據。
    【案例評析】
      本案雙方當事人爭議的焦點是霍彥兵應從職業病鑒定確診為職業病開始還是從確診為患上職業病開始工資待遇不變。
      職業病往往有較長的潛伏期,其從發病到確診短則數月,長則數年甚至幾十年。在此期間,患者由于疾病纏身,往往無法正常出勤,其工資待遇自然受到嚴重影響,特別是一些技術崗位和以爭取加班工資為主要報酬的員工,其發病后的工資報酬更是一落千丈,從幾千元直降到幾百元。此時,職業病患者的停工留薪期究竟該從何時起算?本案中,霍彥兵職業病發現和鑒定的過程就相當曲折,自2013年9月22日檢查結果顯示霍彥兵的雙肺紋理增加,霍彥兵就開始先后5次申請職業病鑒定,起初的診斷結論是無塵肺;然后是職業性接觸粉塵觀察對象,處理意見為每一年復查一次,觀察期5年;最后的鑒定結論又變為無塵肺;2017年3月22日,江蘇省職業病診斷鑒定委員會終于出具了職業性電焊工塵肺壹期的鑒定結論。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三十三條的規定:“職工因工作遭受事故傷害或者患職業病需要暫停工作接受工傷醫療的,在停工留薪期內,原工資福利待遇不變,由所在單位按月支付?!?依此規定,職業病病人獲得職業病病人工資待遇應是在患職業病后,而非職業?。ɑ蛞傷浦耙擋。┱鋃蝦?。從霍彥兵申請職業病診斷和鑒定的連續過程來看,2014年10月20日,霍彥兵在鼓樓醫院做胸部穿刺檢查后做出的病理診斷,就可以證明霍彥兵此時已患有塵肺病,且病情與其在金陵船廠所從事的焊工工作有直接關聯,雖然此次診斷并未認定為疑似職業病或職業病,但其后省職業病診斷鑒定委員會的鑒定結論證明了霍彥兵所患塵肺為職業病的事實,故霍彥兵患職業病時間應為最初被診斷為塵肺的時間,即2004年10月20日,從此時起霍彥兵的工資待遇就不應隨意降低,而華興公司在2015年3月的降薪行為,違背了職業病病人工資待遇的法律規定。
    【結語和建議】
       很多用人單位誤以為“患職業病”的起始時間,自然就應當是患者被診斷為職業病的時間,所以實際工作中總是有意無意地將員工申請職業病診斷的時間一再后延,導致患者從發病到確診為職業病,耗時極長。但依《工傷保險條例》第三十三條規定,職業病患者自“患職業病”開始需要暫停工作接受治療的,只要沒超過12個月或者根據勞動能力鑒定機構確認的適當延長期間,自然就屬于停工留薪期,在停工留薪期內,原工資福利待遇不變,由所在單位按月支付。故此,用人單位對可能患有職業病的員工,應當有更多的關心和愛護,早日為其進行職業病鑒定,而非推脫責任、雪上加霜! 



     

    版權所有:江蘇博事達律師事務所       未經本律所書面授權,請勿轉載、摘編或建立鏡像鏈接,否則視為侵權!
    地址:中國·南京·奧體大街68號國際研發總部園4A幢17樓    總機:025-82226685 傳真:025-82226696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蘇ICP備07026267號